为什么捷运指标不可以用康熙体?

眼尖的民众发现,justfont blog 在 2014 年 04 月 01 日愚人节这天发布的这篇文章完全是假的。

d1

愚人节快乐

(虽然我们花了很多时间 ps 掉原本的字体,但还是有许多破绽。)

(但也还是有人相信了,谢谢大家;也在此向受骗上当的民众以及北市府、捷运局、捷运公司深表歉意)

d3

愚人节快乐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捷运指标使用了康熙字典体会引起这么可怕的众怒呢?看来不仅是设计师,各行各业的大众多少都认知道了“现代设计”的精神。

其实相同的疑问可以是:为什么车厢中的地板是白色光滑的?为什么是日光灯而不是浪漫的吊灯?扶手为什么是钢制的?椅子为什么是塑胶的、光滑的?为什么不可以布置得跟维多丽亚时代一样,使用皮椅、木制扶手、油气灯,字体使用油漆字?

D4

现代设计的每个环节都尽力摒除经过设计的感觉,
让使用者毫不自觉地使用一个经过设计的系统

不论是灯具、椅子、扶手,都是设计的细节,而且都在现代设计的理念下呈现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样子。字体作为“资讯”的具体形象,其实本身就具象化了现代设计的理念:中性、没有多余联想、形随功能……等等。

重点是,这些完全会让你习以为常,完全没注意到任何“设计感”,因为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这就是所谓的时代感,这是现代设计,尤其是用在大众运输系统上,最重要的指导原则之一。这也是为什么用康熙字典体(这种古代生物)取代文鼎粗黑会让很多人跳脚的原因。

友站 Type is beautiful 曾经介绍英国伦敦地铁设计官方字体时,其主管 Frank Pick 非常要求的理念:

这种字体必须“准确地反映我们所处的时代”,能“让乘客快速无误的阅读”。字母就算被用作单一符号(即:无上下文对照)也必须能清楚辨认。而且,这种字体要有“系统性”,必须要能与周围的广告文案等无关系统的资讯清楚的区分。

顺带一提,以上这段想法出于 1901 年。早在 100 多年前西方就开始注意现代的大众运输系统内的指标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指标是建筑物、车厢内最能聚集目光的设计物,所以说它作为一个运输系统的“门面”再适合也不过。

Johnston Sans 用在 1916 年地铁和“艺术与工艺展览”的海报(图:AG’s ARTIN Design Blog

使用康熙字典体作为指标系统,一方面没有现代设计所要求的时代感,二方面它给人的情感联想过于丰富,这不是一个功能性为主的指标适合采用的。三来,也是很多朋友注意到的:发光的指标,会吃掉康熙字典体的很多细节。再者,康熙字典体的破损也让它难以在功能性用途上派上用场。超刚黑体基本上也是一样的道理。

6

没有经过特殊调整的明体字,细节会被光线吃掉许多,造成阅读困难。
更何况是直接扫描纸本的康熙字典体

其实台北捷运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捷运系统之一了,它干净、舒适、安全、可靠。只是如同之前所提过的,它的指标系统还有许多地方没有统一,呈现出指标系统应有的系统性与层级性。这是台北捷运(在迈入世界设计之都的同时)需要更改善的地方。

最后,给爱用康熙字典体的朋友:字体是现代设计的门面,它代表你想给人的形象,用之前请再三斟酌。

延伸阅读

字体设计讲座,团购票优惠中

发表您的想法

comments